buku366

何もない。

翻文件翻到一篇15年写的东西,简直不堪入目,我都看不懂在写什么。做个记录,看到的朋友就当没看到吧。
——
      眼前满是黑白灰的颗粒方块。
      他揉揉眼睛。
      无数小如漂浮于大气的灰尘颗粒般的方块缓缓浮动。更远些,则是被如巨石的方块切成块块碎片的地平线。
      面前的细小方块随着他重重的呼吸汇聚又散开。他用手指点点这其中看起来较大的一块——天,这玩意硬邦邦的。不能呼吸进任何一块,无论这些方块比他毛衣被扯下的线团要小多少倍。这可是要了命的,他不想得鼻炎。他下意识摸摸口袋,还有几个用剩的一次性口罩。他戴上较为干净的一个,重新审视这个奇妙的空间。
      全都是方块。这让他想到学生时痴迷过的开罗游戏。空间的四周仿佛没有边界一般,只看到大大小小的方块。
       不久他也看腻了,索性躺下。却不想这一躺腰骨就传来"喀啦"一声。

她是公主,也是战士。